边咸咸的苏琛❤️

*设定星马烈和星马豪不是兄弟关系
*一个因巧克力引发的小短篇
——————

目标,S大的学长星马烈。

星马豪深呼吸一口气,他紧紧盯着校门口,做好了冲刺的准备并重新背了一遍台词。

“3、2、1!!”

“星马烈学长请收下今天的巧克力!!!”星马豪一个箭步冲上前,成功拦住刚出校门的人,将手中那一塑料袋的巧克力塞入人手中,“做好事不留名,记得给好评喔亲”

没错!星马豪是专门帮那些暗恋的人送礼物的邮递员,因为费用便宜受到了暗恋人士们的欢迎。

这个星期第五单星马烈,他已经连续送了两个月的礼物给星马烈了。星马豪望着手中的手套又望望天,天哪,都是星马怎么差距这么大。也不知道为啥,那次他第一次给星马烈送巧克力并说了“记得给好评...

星马兄弟的东西都是一对的。

如果没有星马豪,星马烈就可以独占这些了。
如果没有星马烈,星马豪就可以独占这些了。

他们经常吵架,应该可以算是不合。但是他们又有默契,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有些话不说他们也都心知肚明。

甚至比对方自己还要了解对方,别人都说他们两个别扭的很,明明关心着对方却总假装没有一样。

但每次只要打一架就能和好的他们也显得很耿直。

他们不是双胞胎,却胜似双胞胎。一红一蓝,走着相反的方向,却像一体。

虽然总是不承认,但星马烈还是觉得有个弟弟是不错的。
虽然总是不承认,但星马豪还是觉得他的哥哥是不错的。

心有灵犀,默契十足,兄弟齐心,大家都这么说他们。

每次听到这些的话他们都会露出嫌弃的神...

“♪”

Diana双手背在身后,迈着像是跳舞一样轻快的步伐,迎着周围人的目光向前。在来到公园后视线扫视了一圈,停留在某个人身上,嘴角流露出笑容,放轻脚步慢慢靠近那个人的身后。

左手伸出,Diana捂住人的眼睛部位,感受到对方因为受到惊吓而颤抖,同时开口道“———Bonjour,猜猜我是谁——?”

抓住对方的手,星马烈转过身子轻叹一口气低头看着一脸无辜看着自己的金发少女。“Diana,你就不能别这么孩子气吗。”Diana闻言闭上一只眼睛,竖起食指以略带认真的语气说道“这可是革命道路上的重要考验啊。”对此感到了无奈,星马烈掐了一把Diana的脸颊,无意间与那双漂亮的眼睛对视上。

明明看过无数次,可那一瞬间...

00.

Mademoiselle, tu crois au coup de foudre?
【小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Tomber amoureux.
【坠入爱河】

C'est mon histoire.
【这就是我的故事】

01.

有点不知所措的垂下头,望见精致茶杯里的液体映出了自己的容颜。想要开口打破僵局,却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一言不发。而对面的人心情很好的哼着自己听不懂的曲子,晃动着茶匙一圈一圈的搅拌着,茶匙与杯子碰撞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要来点曲奇饼吗?”

放下茶匙,Diana双手托着腮带着笑容看向对面坐着的星马烈,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星马烈脸色微红,视线偏到另一边,小声的“嗯”了一声,顿了顿...

07.

偶尔也会羡慕那个笨蛋,能够丢下所有顾虑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而自己想要的未来,却连说出口的勇气都做不到。

星马烈将锅里正在煎的鸡蛋翻了个面,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盘算着对方回来的时间,在美国独自一人的生活倒是让他学会了不少生活技能。经常被同学打趣说找个女朋友就什么也不愁了之类的话,虽然星马烈在学校里确实是比较出名,毕竟颜值高头脑好性格也很温柔,不少开放的女生对其都表露过心迹,但是都被星马烈一一发了好人卡。

不得不说“你是个好人”这句话真是万能,然而也有回答比较奇葩的人存在。

“今世做不了恋人来世可以做兄妹!!”

星马烈听到后绽出优雅的笑容,“很抱歉,我已经有一个弟弟了。”

据说那天星马豪打了好几...

05.

如果——我是说如果——

能够离开这座岛的话,我会过上怎么样的日子?

06.

空荡的房子,没有活物的岛屿,一望无边的海洋,时而有时而无的阳光,和心里莫名其妙的感情,这就是米海尔这几百年来所度过的日子。

“我发誓,在我活着的这些日子中,就这几天是最让我难忘的!”米海尔放声笑着躲避着身后人的追赶,星马豪咬牙切齿的追着他“所以说你到底把宝藏都藏到哪里去了啊啊啊啊!”

“米——海———尔!!!你给我站住!!”

不知道是不是龙都有恶趣味还是怎么回事,星马豪托腮气鼓鼓的坐在桌边看着那个悠哉悠哉翻着红皮书的金发家伙,米海尔总是喜欢看自己被气到无可奈何的样子,用烈哥哥平时打趣他的那句话来说就是———

“我就是喜欢你看不...

01.

这个偏远的临海小镇是个桃源乡,似乎与世隔绝,镇民安定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出海捕鱼成为了唯一的生活出路,就是这样普通平淡的生活。

但是在这个普通的镇子里,却有着不愿意普通的人存在。

“我绝对会找到传说中的龙穴!”孩子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眼睛闪闪发光,他大声喧嚷着自己的想法“然后进行大冒险!打败龙把财宝带回家!”

杂货店的大婶把零钱找给他,“小豪真是有志气啊,那么要加油哦。”挂着温和的笑容,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而拎着袋子的星马烈则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那个总是胡闹的弟弟,责备他“豪,那只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星马豪将找钱塞进上衣口袋里,“又没有人说过传说是假的啊!反正龙能活很久嘛!”星马烈撇撇嘴不...

*画风突变有
*OOC严重
*自我捏造有.
*一旦偏题就停不下来了

01.

“豪,你有想过关于以后要做的事情吗?”
“唉这么突然…嘛我的话果然是要当个车手吧!”
“…也对,那才是你的风格。”

赤发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扬,撑着半边脸看着面前正在一边调试车子一边嘀咕着什么的家伙。

在太阳光辉的温柔之中,两个人并没有意义的闲谈。

02.

星马烈要出国这件事是非常突然的。

当然这只是对于星马豪而言,星马烈早已策划已久,在一切都准备好后才告诉了自己的弟弟。三国藤吉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总会不禁感叹道“真是第一次看到豪君哭的那么伤心,要不是烈君不让我一定会买下那座学校然后搬到日本来的。”

其实本来星马豪不想哭的,他觉得自己不能够哭出来,他固...

*OOC严重
*没剧情.

01.

“那么我出门了——”

佐上纯挎着小篮子,急匆匆的和家里的人打过招呼然后踏上石子小路。棕色圆头鞋与路面相碰发出的声响回响在耳边,佐上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开始转起圈来,以脚尖为中心她伸出双手,忘我的转着吐露出清脆的笑声。白色蕾丝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扬起,红色的蝴蝶结也随之舞动。

石子路走完向右,渡过一条小溪再向前。终于佐上纯停下了脚步,她深呼吸一口气望着这片不可思议的黑色森林,一条细细长长的小道通向深处,可以透过茂密的丛林隐隐约约的看到花田。

扶正了头上的红色贝雷帽,佐上纯试着呼唤那个名字。

“豪………?”

02.

说起和豪的相遇,完全不浪漫,只能说是惊悚。

在回家的路上被蝴蝶吸引的少女

*自我捏造有


*大概是树洞体(?).OOC注意


*po主为星马烈.




谢谢你能够戳进来听po主说。

算是一个树洞吧,觉得真实或者虚构之类的就看个人想法了。总之po主就是想要讲讲自己和那个家伙还有朋友的事情,顺便就当作是记录吧,反正那家伙不喜欢看这些东西……不必担心被他看到。

那家伙是po主的弟弟。

po主和那个家伙可真算是冤家,总之如果可以的话po主真希望自己不是他哥哥,一点也不听po主的话,也总是和po主抢东西,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讲理的家伙存在...

1 / 2

边咸咸的苏琛❤️

世界上最好的边伯贤

不定期清理黑历史
灿白轻微cp洁癖
ALL烈主豪烈豪


因为很喜欢烈哥,所以文大都是以星马烈为中心,烈哥的出镜率妥妥的。

© 边咸咸的苏琛❤️ | Powered by LOFTER